这个新加坡女孩用中国刺绣玩遍了全世界!-一起学PS


我叫秦阳,是一个高中的音乐老师,虽然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富裕,但在这种二线城市里来讲,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没错,我还有一个家庭,妻子苏雪已经和我的婚姻已经超来向我示威? 想到这里,我瞬间不寒而栗起来,毕竟苏雪是公司的理财员,每天都能接触到非富即贵的客户,而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个方面怀疑过她,但现在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甚至怀疑苏雪今天可能都没去出上班,而是和这个未知的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没去上班,那苏雪无论怎么解释,结果最后都只有一个,就是她出轨了。 短裤上潦草的‘飞’字……公司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名字带‘飞’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要是没有,那一向对我温柔有加的苏雪就是在骗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推理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那就让我不得不抱着坚定地心态调查下去,然里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金默玉,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看到里面的东西,一股冷气顿时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打底裤的这里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笔写了一个‘飞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眼前的真相。 刚才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我清洗了苏雪的内内,但没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难道她今天就是穿这条打底裤去上班的?而且还被人在里面用碳素笔写下了一个‘飞’字?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名字里会带‘飞’这个字的。 我不能相信这个真相,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在中国古代,确实有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来证明她的所属权,难道苏雪也被人…… 再加上刚才清洗过得丝袜,我内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苏雪可能真是和某个男人有染了。 我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短裤走出了厨房,苏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结束,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的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裤。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苏雪表情的不正常,还没等我问话,她就主动把私物给抢了过去。 “老公,我不是已经把这条内内扔了吗,你为啥又给找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愤怒,朝苏雪问道。 “雪儿,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贵,你为啥要随便扔呢?” 苏雪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的回答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们的东西吗?而且女人的这种东西需要勤换,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条更好的,所以就把这条给扔了。难道我扔内内还要向老公大人请示一下?” “这个肯定不用……那雪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里面的那个‘飞’字是谁写的?” 苏雪咽了几下口水,很是迟疑的解释道,“好像是我们在公司更衣的时候,那些爱捣乱的姐妹们写的吧。” “好像?这个字是写在你打底裤里面的,难道你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的婚姻已经超来向我示威? 想到这里,我瞬间不寒而栗起来,毕竟苏雪是公司的理财员,每天都能接触到非富即贵的客户,而我也从来没有在这个方面怀疑过她,但现在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甚至怀疑苏雪今天可能都没去出上班,而是和这个未知的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没去上班,那苏雪无论怎么解释,结果最后都只有一个,就是她出轨了。 短裤上潦草的‘飞’字……公司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名字带‘飞’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要是没有,那一向对我温柔有加的苏雪就是在骗我。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推理是否正确,但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那就让我不得不抱着坚定地心态调查下去,然里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样,这几天高三的音乐课带完,我都要去苏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饭做好,晓晓也被校车送到了楼下,苏雪闺女蹦蹦跳跳从校车上来,她就主动开门,把女儿从楼下抱了上来。 晚饭吃完,苏雪陪着晓晓在客厅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练习着准备教学生的钢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点,晓晓才睡下,苏雪从闺女的屋里出来,然后就躺在了我的怀里。 “晓晓睡着了?” 苏雪微微点了下头,“嗯,睡下了,小妮子刚才还在说,看到里面的东西,一股冷气顿时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打底裤的这里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笔写了一个‘飞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确定眼前的真相。 刚才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我清洗了苏雪的内内,但没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难道她今天就是穿这条打底裤去上班的?而且还被人在里面用碳素笔写下了一个‘飞’字?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名字里会带‘飞’这个字的。 我不能相信这个真相,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在中国古代,确实有这样一种习俗,那就是男人会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来证明她的所属权,难道苏雪也被人…… 再加上刚才清洗过得丝袜,我内心不由自主的开始相信,苏雪可能真是和某个男人有染了。 我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短裤走出了厨房,苏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结束,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的回过头,月野定规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裤。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苏雪表情的不正常,还没等我问话,她就主动把私物给抢了过去。 “老公,我不是已经把这条内内扔了吗,你为啥又给找了出来?” 我强忍着心中愤怒,朝苏雪问道。 “雪儿,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贵,你为啥要随便扔呢?” 苏雪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的回答道,“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们的东西吗?而且女人的这种东西需要勤换,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条更好的,所以就把这条给扔了。难道我扔内内还要向老公大人请示一下?” “这个肯定不用……那雪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里面的那个‘飞’字是谁写的?” 苏雪咽了几下口水,很是迟疑的解释道,“好像是我们在公司更衣的时候,那些爱捣乱的姐妹们写的吧。” “好像?这个字是写在你打底裤里面的,难道你不能说话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过后,我已经失去了想要做的兴趣,只能对苏雪委婉的拒绝道。 “雪儿,今天下午的音乐排练确实耗费了我很多的体力,乖,明天晚上来行不?” 苏雪妩媚的摇了摇头,“老公,既然你不想动,那今天晚上我主动吧
来源:新加坡狮城椰子 id:sgyezi
在旅途中你最爱做什么事呢?
是慵懒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逛逛夜市、吃吃美食
在手工艺人的小摊上挑选精致的纪念品
还是拿起单反拍下眼前的美好?

而在新加坡
有这么一位女孩
她在旅途中最爱做的不是拍美美的照片
而是把美景用手工刺绣的形式记录下来
可谓是非常特立独行了
先上一波照片大家感受一下...








这刺绣功力椰子是服气的~
每个映入眼中的美景
都被这个女孩绣得惟妙惟肖
其实这个25岁的女孩是一个设计师
她叫Teresa Lim
毕业于拉萨尔艺术学院纺织与时装设计系
是设计学院一级荣誉的优等生
年仅24岁时就已经在新加坡、香港
曼谷和东京等地举办了自己的时装展览

说起用刺绣代替拍照的原因
Teresa Lim说
那是在2014年去澳大利亚旅行
正想拿起手机拍下科特索海滩迷人的夕阳时
却发现手机没电了
于是突发奇想
用随身携带的针线将这个美景绣了下来

从此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用刺绣记录美丽风景
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
她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项目
叫做Sew Wanderlust
不断把新的刺绣作品添加进去

其实在7年前
Teresa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
平时的兴趣爱好就是画画和做手工


经常跟布料和针线打交道的她
逐渐对制作手工艺品产生了兴趣
时不时就会做一些小玩意


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精致
但她却乐在其中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认真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能做出一番成就

她的兴趣开始慢慢往刺绣方面发展
手艺也越来越好
刚开始只是做一些欧洲刺绣
但她发现作品不够精致
于是开始研究中国刺绣

中国刺绣以特殊针法
逼真地表现出各种花草鱼鸟的样子
Teresa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刺绣方法

后来她也把中国刺绣
融入到了自己的风景作品中
作品表现得越来越精致

Teresa把作品的照片po到社交网络上之后
立刻吸引了76万粉丝的关注
大家都对这样的艺术形式非常感兴趣
巴黎

日本

意大利

马尔代夫

中国

Teresa所到之处
几乎都在她的刺绣作品中留下了影子
有人问她为什么不用
更方便快捷的手机或相机
反而选择刺绣这种费时费力的方法呢

Teresa回答说:
“用刺绣的方式把一个地方记录下来
和用相机捕捉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当你按下快门时并不需要注意到每个细节
可是刺绣时你的双眼必须细看每一处
甚至是那些你平常根本不会发现的地方
每当完成一个作品时
会让我有种真正了解这个地方的感受”

Teresa的刺绣作品不光是这些景物
还有很多生活化的情景
包括自己跟男朋友的日常
也被她绣进了作品中

后来慢慢地有人请Teresa帮忙制作专属绣品
甚至连Gucci也找到她来做联名设计~


现在的Teresa希望能将插画
刺绣和平面设计这3个兴趣相融合
模糊插画家和纺织品设计师的界限
她的才华引起了媒体和业界的广泛关注
相信她在未来她会把刺绣
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