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国歌要立法了!这不仅仅是维护一首歌-青海消防政工网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其中,关于国歌法的法律案拟于今年6月初审。

(义勇军进行曲词谱。新华社发)
它是一首歌曲,已不只是歌曲。
这歌声,穿过82年时光,听来让人热血沸腾。
这是我们的国家气质,也是我们国家的象征。历史的硝烟散尽,《义勇军进行曲》承载着中华民族的苦难与奋进,成为中国精神的化身。

这意味着,国歌和国旗、国徽一样,将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这将有助于规范国歌的奏唱、使用等行为,进一步捍卫国歌的尊严,促使人们更加珍视对于国歌的情感。
这感情,远可至浴血疆场的老战士,近可见于寻常百姓心中:
——东北抗联老战士李敏曾说:“有一次,仗打得眼看就难以支持了,大家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敌人居然愣住了,我们鼓起了力量,最终突围成功。”
——2003年,参加当年全国人代会的河北省代表团提出了一项引起人们关注的议案:“关于进行国歌法立法的议案”,而这来源于一位叫夏明芳的杂志社普通编辑。
他认为,国旗、国徽都有了专门的法律,国歌也应享有同等待遇,这有助于增强公民的国家观念和爱国主义精神。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已经制定颁布了国歌法。他还专门草拟了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建议稿)》,对国歌的性质、使用办法提出了详细建议。
夏明芳的建议得到了肯定和支持。按照有关规定,河北团30多位代表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最终将夏明芳的建议制成了一份正式议案。
我国虽然没有制定专门的国歌法,但有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对国歌的演奏、播放和使用作了一些规范。
 2014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

但在现实生活中,国歌却未得到普遍爱护:
1)奏唱国歌存在一些不得体行为。
由于缺乏法律约束,社会上存在随意使用国歌、奏唱国歌不严肃等问题。
2)国歌对青少年的教育功能发挥不充分。
曾担任解放军军乐团团长的全国政协委员于海建议,应像制定国旗法、国徽法那样,将国歌的正式文本、国歌的演奏或演唱场所与时间、国歌的制作与发行、对侮辱或破坏国歌形象的惩治等内容进行专门立法。
他连续十年提案聚焦国歌立法。得知今年6月关于国歌法的法律案将初次审议后,他非常激动,“现在社会上对国歌不尊重、亵渎甚至侮辱的现象非常多,必须要立法保护国歌。”
目前,审议有关国歌法的法律案已经列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将于今年6月提交常委会会议初次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受委员长会议委托,正在抓紧起草国歌法草案。有事钟无艳
随着国歌立法的推进,依法爱护国歌、尊重国歌的理念也将深入人心。

国歌小档
——1935年1月,上海电通影业公司拍摄抗日影片《风云儿女》,田汉在写影片故事梗概的时候,为片中的主人公创作的长诗《万里长城》拟写了最后一节诗稿,即“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后来,它被作为影片的主题歌词,即《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在完成《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创作后,被捕入狱。得知这首歌词,青年音乐家、共产党员聂耳主动要求为之谱曲。为逃避国民政府追捕,聂耳远渡日本,从东京寄回了歌谱,定稿题头上写着“进行曲”三个字。23岁的聂耳选择用军号独奏的音调,作为歌曲的前奏,听起来就像是吹响了嘹亮的进军号。
1935年5月8日,上海《申报》、《时报》刊出《义勇军进行曲》词谱。

(2015年聂耳与国歌展览上记者拍摄的资料图。新华社记者李钢 摄)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其中第三项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未正式制定以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国歌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新华社 发)
——1978年3月5日,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更改了田汉原作的歌词。由于各方面对更改国歌歌词一直有不同意见,1982年12月3日,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撤销本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的决定。
——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将宪法第四章章名“国旗、国徽、首都”修改为“国旗、国歌、国徽、首都”。第一百三十六条明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
它曾是战场冲锋陷阵时的进军号,是走向敌人刑场的从容音……我们以立法的形式,不仅仅维护一首歌,更是维护和平年代里,中华儿女共同的心底之音。
新闻回顾
为国歌立法,于海委员的朋友圈怎么看?
于海委员在政协会上呼吁为国歌立法。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一开幕,担任了两届全国政协委员的于海在朋友圈发文:“十年不变的一个提案:呼吁为国歌立法!尽管至今还没有列入国家立法计划,但是我和众多文艺界委员坚信早晚国歌立法会实现!”
一时间,点赞加油的回复一个接着一个。


于海和国歌之间非同寻常的交集,开始于1970年。那年国庆阅兵,作为联合军乐团最年轻的队员之一,15岁的单簧管演奏员于海面向毛主席站立的天安门城楼和乐队一起奏响国歌。14年后,作为联合军乐团最年轻的分指挥,于海又一次站在了天安门广场,指挥国歌的演奏。而国庆50周年、60周年大阅兵上,他连续两次担任联合军乐团的总指挥,上千名乐手在他的指挥下齐奏国歌。
从此,于海的艺术生涯与国家的重要司礼任务、重大庆典活动连在了一起。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全国两会以及欢迎外国元首来访等重大活动中,他一次又一次指挥军乐团奏响《义勇军进行曲》,被媒体誉为“指挥演奏国歌次数最多的人”。

同样是高规格的外事司礼任务,看看咱们的解放军军乐团是怎么做的!
于海清楚地记得,1993年12月2日,在乌拉圭总统来访的欢迎仪式上,当他指挥军乐团演奏完乌拉圭国歌准备演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时,来宾队伍中突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于海和演奏员们都很纳闷,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待来宾欢呼停止后,乐队继续演奏。当晚的国宴上,乌拉圭总统特地找到于海,对他说,由于乌拉圭国歌是世界上最长的国歌之一,在外交场合,很多国家的乐队常常只是演奏其中的一部分,没想到中国的乐队这样完整、准确地演奏了全曲,“这是中国人民对乌拉圭人民最大的尊重!”

对这位朋友的留言,于海委员能痛心疾首地举出好多让他“扎眼更扎心”的例子——有人在婚礼、葬礼、开业典礼上放国歌;国歌响起的庄严时刻,有人却嬉笑打闹、随意走动、接打电话、左顾右盼,甚至衣着不整、置身事外。更有甚者,2007年,随着我国证券市场的走“牛”,竟然有人将国歌改编成了所谓“股歌”进行恶搞。

于海表示,国歌与国旗、国徽一样,是国家主权的象征,有着至高无上、不可侵犯的地位。俄罗斯、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国早已制定了专门的国歌法,日本、新加坡、缅甸、菲律宾等国则将国歌与国旗、国徽一并立法进行规范,而我国在1990年、1991年相继制定《国旗法》《国徽法》之后,却迟迟没有为国歌制定相关的法律,这与我们的大国地位很不相称。“正是由于缺乏法制规范,人们才不知道如何正确对待国歌,践踏国歌尊严的行为也得不到相应的惩罚。”
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在自己的提案中恳切地写道:“2004年全国人大十届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国歌拥有最高的法律地位。但是,实现和维护国歌的宪法地位还需要相关宪法内容的实施及其配套的法律制度建设季桃。建议抓紧制定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通过立法统一使用版本、统一使用场合、规范使用标准等,依法规范国歌使用,确保其得到应有的尊重。”

于海认为,未来的国歌法中应当明确5个内容:一、规范国歌奏唱场合和奏唱礼仪;二、明确国歌乐谱和歌词的标准要求和标准版本;三、对在公开场合恶意侮辱或破坏国歌形象的行为,列出细化的可操作性的惩治办法;四、明确个人、部门、政府对国歌奏唱的具体法律责任;五、把记住国歌、唱好国歌、热爱国歌作为全民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
虽然呼吁国歌立法的路走得有点辛苦,但于海说他很有信心。2014年12月,中办、国办专门印发了《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型活动在需要演奏国歌时,前来征求于海的意见。
“很多文艺界的政协委员都来为我的提案签名,表示支持国歌立法。宪法赋予国歌的地位和权威得到法律保护的那一天,一定不会远了!”于海兴奋地说。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