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傅雷家书》的感动(二)-青媒社

读《傅雷家书》的感动(二)

“要是你看我的信,总觉得有教训意味,仿佛父亲老做牧师似的;或者我的一套言论,你从小听得太熟,耳朵起了茧;那么希望你从感情出发,体会我的苦心;同时更要想到:只要是真理,是真切的教训,不管出之于父母或朋友之口,出之于熟人生人周凯旋,都得接受。别因为是听腻了的,无动于衷,当作耳边风!
你别忘了你从小到现在的家庭背景,不但在中国独一无二,便是在世界上也很少很少。哪个人教育一个年轻的艺术学生,除了艺术以外,再加上这么多的道德的?我完全信任你,我多少年来播的种子,必有一日在你身上开花结果—-我指的是一个德艺俱备、人格卓越的艺术家!”
这是一九五四年五月四日,傅雷写给傅聪的信中的一小段。此时傅雷四十六岁,傅聪刚满二十岁。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字怒安,号怒庵,生于原江苏省南汇县下沙乡(今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中国著名的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的重要缔造者之一。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其有两子傅聪、傅敏,傅聪为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钢琴家,傅敏为英语教师。他的全部译作,现经家属编定,交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编成《傅雷译文集》,从1981年起分15卷出版,现已出齐。

从信中可看出傅雷对自己的才华和成就也是颇为自负的,对傅聪的教育也是非常之与众不同的,爱之深,责之切。同时,傅雷也深信自己的倾力教育一定会在傅聪身上卓有成效。

于是又不厌其烦地说下去:“你的随和脾气多少得改掉一些。对外国人比较容易,有时不妨直说:我有事,或者:我要写家信。艺术家特别需要冥思默想。老在人堆里(你自己已经心烦了),会缺少反省的机会;思想、感觉、感情也不能好好地整理、归纳。”
“艺术家特别需要冥思默想”,这一点我深以为然。没有静心沉思的时候,锦心绣口从何而来?钢琴家演奏的艺术深度从何而来?大部头的经典巨作从何而来呢?!
但又笔锋一转,说到克拉可夫是一座古城,“足以做你诗情画意的材料。月神来我家…我恨不得飞到你身畔,和你一同赏玩呢!”…这时的傅雷宛若傅聪的兄弟。所以傅雷即是严父,又是慈兄,令远在异国他乡的傅聪不免生出知己之叹了!
·青媒社· 小丽呀原创 2017.11.05·青媒社·(图片来自网络)未完待续


分类: 全部文章 喜欢: 16